文/愛德華多.因凡特;譯/黃新珍 你非常喜歡他,某天終於鼓起勇氣跟他表白。趁著聚會結束,你抓住好不容易獨處的機會看著他的眼睛說:「我愛你」。你終於踏出困難的一步,現在只需等待對方的反應。你很幸運,他握住你的手說:「我也是」。然後你們相吻,耳邊響起浪漫的音樂,鏡頭微微仰拍,畫面越來越暗……一切似乎很完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譯預告的時候,常常會譯得更簡潔、更重口味一點;」陳家倩說,「那時大部分都還不知道整部電影會是怎樣,等到本片來了,會視整個狀況重新譯,所以預告出現的字幕,到了本片時就可能改過、變得不一樣。預告和本片大多會由同一個譯者負責,不過偶爾也有例外。」 完整文章
文/李雪如 楊照覺得他讓人不太舒服,詹宏志認為他是「要跟每個人對抗的人」,忙著寫新書而閉關中的吳明益,又如何看待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這位美國最偉大的小說家?吳明益說,首先得從分離的故事談起⋯⋯ 分離的故事必然是獨處的故事 在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中,由 Readmo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