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從別人與懸擱,短暫的逃離限制:讀《我們在存在主義咖啡館》

文/傅元罄 與大部份哲學家不同,沙特(Jean-Paul Sartre)除了哲學理論的描述和建構之外,還特別喜歡寫「人物傳記」。沙特讓自己沉浸在歷史人物的過去,思考事情如何發生,以及他們在其人生中的「關鍵時刻」,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人的境況 會有這樣的不同,是因為沙特想到了、特別強調了我們生活…

中產階級的孩子為何渴望勞動階級的工作?

文/理查.E.歐塞霍;譯/馮奕達 二○一○年初,哈爾報名了單日的 BAR(「酒精飲料資源」)快捷學程,其中包括一場需要嘗出材料為何的考試。我在學程前一晚的活動中遇見他。那時他沒什麼信心。「我們幾個人昨晚花了點時間研究。我很擔心酒譜,因為我得嘗出當中的正確比例。我像個狂熱分子四處到酒吧嘗酒,我是靠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