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話說最近文壇的核心組朋友在討論「能不能無償寫作」,本魯一介邊緣人,竟也意外被捲入漩渦,不慎被小牙籤戳了一下(這話怎麼有點耳熟?貌似我大宇宙司令韓總也說過)。這事起因約莫是某些網站的專欄,將作家區分等級:簽約特稿作家有錢領,而無名小咖的投稿就被當成讀者投書而淪為無償寫作。 完整文章
文/譚健鍬 屈原至於江濱,被髮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於是懷石遂自沉汨羅以死。(《史記.屈原賈生列傳》) 姓名:屈原(羋姓,屈氏) 身分:楚國左徒、三閭大夫 活動範圍:湖北西部──湖南北部 生存年代:約西元前三四○年~前二七八年,約六十二歲 端午節原本跟屈原無關 兩千三百年前,南方的汨羅江畔。 完整文章
文/謝錦桂毓 人被逼時能跳得多高呢?據說梁山高海拔一百九十七點九公尺,而原來的山名叫「良山」,那麼,林冲被「逼上梁(良)山」的意義是不是很值得深思呢?我們看書時為英雄喝采,也為英雄的遭遇而心痛感嘆。故事是現實的映照,照出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以及在人的世界裡永遠都無法越過的鴻溝,這就是文本的魅力所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