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思書軒】人類其實是充滿問題的智障設計!

小時候,我弟因為太常打電動,先近視戴眼鏡當了四眼田雞,原本霸氣外露的他居然看來有幾分斯文,我很是羡慕,想說當大哥的怎能輸呢?於是我也貼著電視打電動,不久也得償所願,當了四眼田雞,成了斯文敗類。 戴上眼鏡沒多久,就好生後悔,因為真的好麻煩,不僅運動不方便,有一次出國在商場砸爛眼鏡,我都不知道回家路上為…

到處都有人吹噓童年過得有多痛苦,可是跟愛爾蘭的童年比起來,那只是小菜一碟。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的父母親在紐約相識結婚,生下了我,他們本該定居下來,誰知他們又回到了愛爾蘭。那時我四歲,弟弟馬拉基三歲,雙胞胎弟弟奧利佛和尤金不滿一歲,我的妹妹瑪格麗特已經死了。 回顧童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過來的。不用說也知道,那是悲慘的童年,幸福快樂的童年大概也不好意思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