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18開始嘗試直播寫稿:用雲端服務寫作,開放其他人閱覽和提供意見。一開始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好點子,我跟多數人一樣不喜歡寫東西的時候身後有人盯著。不過在第一篇直播寫稿的文章上線之後,我幾乎用直播寫稿寫所有的文章,三年來我已經用這方法生產超過一百篇文章。 完整文章
文/海特.麥當納 每個人在傳遞跟自己有關的資訊時,自然都會採取「省略」(omission)戰術。我們從不在Facebook 上張貼自貶身價的照片,就像第一次約會絕不會告訴對方自己睡覺會打鼾,或有個老是添麻煩的親戚。面對越複雜的話題,我們就越有可能省略那些不會為自己帶來好處的真相── 明明還有那麼多值得談論的事情,不是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