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社會由人組成。感覺上一個人很難撼動社會,即便你是傳說中可以控制他人腦波的唐鳳,成長當中也會遇上種種挫折及迷惑,在改變體制之前,必須先知道如何在體制裡存活,並且藉由理解,去想像未來可以如何改變、怎麼改變。 僵固的體制對組成成員而言不是好事,完全放任則有另一種風險,當我們摸索著朝前試探時,常常得耗費心神才能搞懂一千零一個點子裡哪一個是唯一可用的好點子,而且這還得先提得出那麼多點子才行。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這次宣傳時間很短,本來想說應該沒多少人會來,我很好奇大家為什麼會來?是被讀墨逼著來的嗎?」女人迷創辦人暨執行長張瑋軒綁著馬尾,身穿亮眼的黃色襯衫與牛仔褲,開玩笑似詢問台下讀者。「因為我很喜歡妳呀!」「因為我有關注女人迷、讀墨,而且我家就住對面,」讀者們紛紛舉手,台上台下笑成一團。 完整文章
文/里德.海斯汀;譯/韓絜光 我的職涯早期、初創Pure Software時,因為太過不安,不敢與員工公開談論犯錯,結果我學到很重要的一課。當時我犯了很多領導者會犯的錯,我不只缺乏管理能力,還在五年內聘用又解雇了五位銷售經理。前兩次我還會怪罪我雇用的那個人,但第四次和第五次也失敗後,很明顯問題在我。 完整文章
文/里德.海斯汀、艾琳.梅爾;譯/韓絜光 在Netflix,我們希望員工感覺自己是群體的一份子,但我們不希望大家把工作視為終生契約。工作,應該是在某一段特別的時間裡,你是這份工作最理想的人選,這份工作也是最適合你的位置,所以你選擇來到這裡。一旦你停止學習,或表現不再優異,就該把位置交給更合適的人,往下一個更適合你的角色邁進。 完整文章
文/里德.海斯汀、艾琳.梅爾;譯/韓絜光 Netflix 的新進員工往往想趕快搞清楚哪些錢可以花、哪些錢不該花,我們會提供他們做正確決定需要的背景資訊。大衛.威爾斯任職財務長的十年間,在我們的「新生學院」為新進員工立下了第一版的資訊。他這樣說明: 完整文章
文/里德.海斯汀、艾琳.梅爾;譯/韓絜光 2004年,我們還是郵寄租借DVD公司,泰德.薩蘭多斯負責採購所有DVD,決定某部新電影該訂購六十片還是六百片。有一天,一部關於外星人的新電影推出了,泰德認為會很搶手。他一邊和我喝咖啡,一邊填寫訂購單,他問我:「你覺得這部電影我們應該訂幾片?」 完整文章
文/里德.海斯汀、艾琳.梅爾;譯/韓絜光 我不想用官僚體系扼殺員工的創意和效率。費用規定只是乍看能降低風險與省錢。就算拿掉規定後員工的花費稍微變多,代價依然遠小於員工無法發揮創意對公司造成的損失。我最愛的一個例子發生在2014年,一位初級工程師發現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里德.海斯汀、艾琳.梅爾;譯/韓絜光 我們發現,人才格外密集的公司,也是人人都想效力的公司。高績效表現的員工在整體人才密度高的環境尤其如魚得水。員工從彼此身上能學到更多,團隊的績效也會更高。這又提升了個人的動力與滿足感,進而帶領公司整體實現更多成就。讓周圍環繞菁英,能讓原本已經不錯的成果彈射到全新境界。最重要的是,與真正有才能的同事一起工作令人興奮、帶來鼓舞,而且充滿樂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