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說中,只要有糖出現就有戀情發生。

文/高詩佳 ──你知道麼?有種中國點心,一咬一口湯的,你就是那樣。(〈連環套〉) 甜食,是包含點心及正餐以外的甜點。在張愛玲的小說裡,甜食經常扮演男女情感的觸媒,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中,佟振保與王嬌蕊就是用「糖」來調情。振保說:「怎麼這些時都沒看見你?我以為你像糖似的化了去!」嬌蕊笑道:「我有那麼甜…

美麗島事件丈夫被捕入獄,她以生命長歌婉轉記錄

文/胡慧玲 我和唐香燕,以前只是點頭之交。三年前吧,紐約友人傳來一篇香燕追憶唐文標的文章──網路時代真奇妙,我們住同一個城市,卻透過太平洋和北美洲來回輾轉引介──三十年多前的往事、人物,那些側聞的,只有輪廓的,在她的筆下,鮮活靈動來到眼前。情真意切,文字乾淨、準確、節制、優美。從那一刻起,我成了唐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