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鳴劍 小說《霸王別姬》寫的是梨園子弟的江湖人生。李碧華用她那乾脆俐落的文字,向讀者講述一個關於「婊子無情,戲子無義」的忠貞與背叛的故事,其中包含著對香港與大陸關係的寓言式投射,表現出作者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面對 97 回歸時的複雜心情。 小說文本的敘事時間始於 1929 年(世界經濟危機爆發和內戰此起彼伏),終於 1984 完整文章
文/楊力州 《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部片,是因為在六○年代,這部女扮男裝的電影,現在看來還是相當前衛。 女兒身的凌波反串現象,在當時如此受歡迎。仔細回看當時新聞片裡人山人海,想要從中判斷影迷是男是女,似乎很難;而電影裡凌波反串的男性形象,我認為是一種情人的理想原型──「他」堅毅不霸道,「他」溫柔卻不柔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