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賴要背著吉他靠近你】給小婕:我們還沒說再見

文/賴儀婷 我的生活中有一塊跟社工密不可分的工作,就是擔任青少年機構的講師。講師是一份不固定的工作,當社福機構有方案、課程的需求時才會找上門。 還記得我第一次進入青少年機構,是在我就讀大一社工系的時候。我在同學們的邀約下,到一個少女安置機構(或稱中途之家)擔任課輔志工,一開始以為是短暫的接觸,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