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翊(台北城市散步) 那是馬偕博士對一百二十年前台灣的記錄,他說:「遙遠的福爾摩沙是我所摯愛的地方,在那裡我曾度過最精華的歲月,……我期望剩餘的生命都在那裡服事,當服事之日完結時,願在那裡找到一處有海浪聲及搖曳的竹蔭下得到永遠的安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