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決定到臺灣的理由,其實很難說明白,雖然我原來就想做國際記者,但決定到很難說出一個可以和大家分享的、特別的理由,這個決定很自然。」野島剛笑著說,「可能我的前世是一個華人吧!先前我在臺灣雖然只待了短短的三、四個月,但那時候我對臺灣的印象非常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