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eyzia Chan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一切都那麼瞭然。在我的世界裡沒有灰色地帶。敢反抗?砰!」 他把手指比成手槍,抵住左額。那男人臉上沒有笑容,他的眼神凶狠銳利,看似猛獸在瞄準獵物。我瞬間打了個寒顫,邊往後退,從毛細孔冒出冷汗。我悄聲且緩慢地將打開的門關緊,立刻取消我的念頭,往自己房間走去…… ✭✭✭✭✭ 和往常一樣,洗完澡睡覺前,我會先去看看她的情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