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布‧奈特、布蘭登‧波瑞爾 我們都知道,人類是兩足行走的動物,具有理性而高貴、無限的天賦,是萬物之靈,但我們時常連一句商品的使用同意書都不看,只檢查外盒而已。現在看看你剩下的那一部分:數兆個生活在你的眼睛、耳朵,以及把你的消化道當成豪宅居住的微小生物。那些在你我體內的微生物世界,有可能重新定義我們對於疾病、健康和自身的了解。 完整文章
文/水野學 通常我都很乾脆地公開一切。 比方說,只要有人問我:NTTDocomo 的品牌──「iD」是怎麼產生的?「熊本熊」為什麼是黑熊?我都會照實回答。 在接受採訪時,只要被問到怎麼產生創意?怎麼創作?我總是知無不言。至於當中的本質以及具體步驟,也會在演講或大學課堂上詳細解說。此外,我也撰寫相關書籍,面對業主時,即使對方不主動開口,我也會毫不保留地傾囊相授。 換句話說,good 完整文章
文/北野武 道德這字眼真的很膚淺,要說有多膚淺,就像洗手間貼的標語:「保持洗手間清潔」般膚淺。 當然保持洗手間清潔是基本公德心,我看到洗手間很髒,一定會忍不住動手清掃。即便在外頭用餐,要是走進餐廳的洗手間發現前一個人的衛生習慣不太好,我一定會打掃,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所以我已經幫無數人清掃髒污的洗手間。 完整文章
文/北野武 現今社會一味教導年輕人什麼有夢最美,希望相隨,道德教育似乎也是如此。 說什麼為了實現夢想而努力,就是一種生命的喜悅。 但從當前人類身處的立場來看,我認為比起實現夢想,落實清貧思想更重要吧。 人類毫無節制地耗費資源,迫使地球的平均氣溫屢創新高,近來氣候異常竟然成了理所當然的事,就算五月有颱風,氣溫還超過三十度,大家也見怪不怪。 完整文章
文/北野武 講述道德的教科書裡記載許多偉人事蹟,但老實說,沒有半件讓我感佩。 我不懂為什麼二宮金次郎只因為揹著柴薪,邊走邊看書,就成了萬世流芳的偉人,邊走邊滑手機的人,卻遭人白眼? 明明同樣都很危險,都可能撞到人,邊走邊看書的二宮金次郎可以立為銅像,邊走邊滑手機的高中女生卻遭人白眼。 所以教科書裡提到的偉人事蹟,實在引不起我的共鳴。 是我這個人太難搞、個性彆扭嗎?問題是,怎麼想都很怪啊! 完整文章
文/傑弗瑞.帕克、馬歇爾.范艾爾史泰恩、桑吉.喬德利 你該向誰收費? 一般平台都服務各式各樣、扮演多種角色的使用者提供服務,使用者的經濟狀況、動機、目的、誘因都不一樣,他們從平台獲得的價值形式與價值量當然也不會相同。決定向誰收費、不該向誰收費對平台來說是相當複雜的決策,尤其對某類使用者作出的決策會不知不覺影響其他類使用者。 完整文章
文/亞榮‧布列格曼 一九六七年六月,以色列在驚人的六天內佔領加薩走廊(Gaza Strip)、西奈半島(Sinai)、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西岸(West Bank)與阿拉伯屬東耶路撒冷(Arab East Jerusalem)時,我年僅九歲。我還清楚記得,我們第一次的家庭旅遊是到剛被佔領的東耶路撒冷。我們家靠近特拉維夫(Te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