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積極肯定造成無止境的疲憊,使人孤立和隔離。未來的社會就成了倦怠的社會,雖然倦怠可以是『使彼此關係分裂的倦怠』,一種喪失做任何事的動力的倦怠,也可以是『基本的倦怠』,讓人寧靜和放鬆,因而開啟另一扇視窗。前者是『沒有能力做一些事』,而後者是『什麼都不做』,擺脫日常生活的擔憂,找回生命裡的空檔時間。」──林宏濤/導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