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我跟我伴侶老王去萬華龍山寺,她先前生活變動來求過籤,現在大致底定,來跟神明報告進度,順便請教新問題。 傳統求籤的方式是提問題、擲筊跟神明確認問題、抽籤、擲茭跟神明確認籤,後面這次擲筊連續三個聖筊才算數,否則表示神不認同你抽到的籤,要重抽重擲。老王問了問題,抽了籤,擲了三個聖筊。於是照著籤上號碼去領籤詩。 結果籤詩不是很吉利。 完整文章
黃崇凱的《黃色小說》,我讀到想哭。 不是吉田修一《路》那種技術嫻熟的煽情,不是乍讀《惡女力》、驚覺作者天真無邪人事懵懂一至於斯而憫然,而是終於有人寫出我從小旁觀異性戀男生諸般性事的感受——或許也寫進了當事族群的記憶後庭,徐徐揉撫他們敏感的 P 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