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栢青 日子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隔一天的咖哩。按照《深夜食堂》的說法,「把冰箱稍微凝固的隔夜咖哩,澆在熱熱的白飯上,趁著咖哩融化的時候吃⋯⋯」,有一種隨性,幾乎是放棄了,誰知一切卻是水到渠成,當凝固的咖哩醬汁一點一點滲進蒸出白煙的米飯裡,冷和熱,過與不及,什麼都能剛剛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