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紳洲 小時我常常問自己:「拜拜有用嗎?神明是什麼?上帝、神佛存在嗎?神明為什麼不懲罰壞人?上帝、神佛怎麼沒有顯現神蹟?」 我常想著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為什麼我父親不負責任,苦了母親,我們三個小孩為了貼補家用,我在國小二年級就跟弟弟去工廠打工。 我人生的第一筆遣散費14元,邊哭邊看著自己手上的錢,因為我失業了。 當時的14元可以買28顆汽水糖,10元吃一碗麵加清湯。 完整文章
「我一直想發揮自己的理科知識寫小說,而付諸實行的成果便是《偵探伽利略》。書中的科學知識……(中略)……理論上是可能的,但是否可行並未經過驗證。這是當然的,要驗證就得殺人了。」 ──東野圭吾(摘錄自《大概是最後的招呼》) 在談論推理小說的各種場合,或是當朋友知道我嗜讀推理小說時,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推理』這個詞有個『理』字,喜愛的人是不是理科背景的比文科多得多?」 完整文章
想在中文系裡開課講《文心雕龍》有點艱難。稍具備語文常識的同學,可能知道它是「古典時期第一部文論專著」,更混一些的同學則會說「老師,這門課聽起來好威」或「好難」,然後轉而選些輕鬆的學分;就算我的鄉民名號再怎麼響亮,這課還是很難開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