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蔚昀 開始讀《字母會C獨身》,是在某一天的凌晨兩三點。夜深但不人靜,我一邊等電腦的系統更新,一邊做家事。 有一個月了吧,我常在深夜煮飯、洗碗、打掃。這樣,隔天的白日會過得有餘裕。有了餘裕,家庭生活就少點衝突、糾紛、眼淚和尖叫。 當然是要犧牲睡眠的。長久以來,我一天只睡四個小時,隨著工作愈來愈忙,這四個小時慢慢變成三個、兩個、一個小時,或幾乎沒有。 完整文章
文/顏忠賢(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 Photo from Wikipedia 這本書是一種台北學。一種更甜美也可能更憂鬱的台北學。 因為整個台北歷來的有點災禍瘴癘、有點窮山惡水、有點郊拼械鬥、有點官逼民反、有點巴格耶魯、有點不容易四維八德而同時土生土長地活下去的困難。這本書不免暗示著我們,緊緊懷抱的關於一個終極的台北學想像突然變得不太重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