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秋.霍利斯;譯/謝慶萱、童貴珊 我是一個工作狂 我不想輕描淡寫,「工作狂」這個字眼對我而言是沉重的,坦承這件事也讓我心痛。如果要讓自己不要太難過,或許應該說:我是「正在復原中」的工作狂。 正在復原中的工作狂,這告白讓我不安和羞愧,一如我向你們坦承其他方面的成癮時。雖然我對自己過去好幾年的症狀瞭若指掌,但還是特別上網查了有關「工作狂」的定義:總是感覺自己不得不過度工作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