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禎苓 小心翼翼。走在沒有鋪道的樹林,循窄仄的黃土彎道,坡上坡下。 沒有泥地時,我努力讓鞋穩妥踏在隆起的石岩或樹根盤環的土塊上,不留一點閃失,以至每步都極緩極慢。 這條路除了同伴與我,未見任何登山客。但路段其實不長,我們很快就穿過樹林。踏下最後一塊石,路面轉為平坦柏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