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前途茫茫,我無所謂,媽媽擔心,拐我去算命。命相館在二樓,我心不甘情不願,坐定後,不發一言。命相師專攻紫微斗數,在紙盤上畫出一堆線條,畫到一半,開口說:「年輕人,我知道你不信這一套,我說的你參考看看,信不信在你。」頭一樁講的就是:「你是寫稿子的人。」我嚇了一跳。接著更可怕:「但你寫得慢,一篇稿子,改了又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