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順慈 救護車不消五分鐘就來到,香港式效率,總是令人嘆服。對我來說,這五分鐘卻像一個世紀那麼長。小兄弟在我眼前昏厥過去的一刻,我想也沒想就掏出電話打九九九,電話接通,我跑到最近的燈柱,報上號碼,前後不需三十秒。一收線,聽到李知而在旁邊嘀咕:「自己不也是行醫的嗎?」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