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芥川龍之介;譯/林佩蓉、張嘉芬 槍嶽紀行   橫躺在我面前的,是無數個立體的大石。它們滿布在狹窄峽谷的陡坡面上,一路相連到那些劃破天空的群山彼端,延伸到視線盡頭。若要形容的話,儼然就是我們這渺小的兩個人,置身在從遙遠山巔滿溢下來的大石洪流上。 這一天下午,我們徒步涉水,橫渡河水冷冽的梓川。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