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察.歐斯曼;譯/鄭煥昇 「所以,我們都是命案的目擊者。」伊莉莎白說。「而這不用我說,實在是太棒了。」 在九彎十八拐的十五英里外,週四謀殺俱樂部開起了緊急臨時會議。伊莉莎白把一系列伊恩‧文瑟姆遺體的全彩照片擺出來,另外還有命案現場的照片,包含各種你想得到跟想不到的角度。 「當然從某方面來講這也是場悲劇,我是說按照傳統的情緒分類去看的話。」伊博辛補了一句。 完整文章
文/黃育清 晚上, 接近八點鐘了, 隔壁房門前響起了聲音,一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叫八十五歲的爺爺:「大哥,走囉!」 有時候,「大哥」已經準備好了, 等不太久, 就開了門, 兩個人作伴一齊搭電梯下去;有時候, 「大哥」不知道忙什麼,也許是上廁所, 也許是衣服扣子扣不攏, 就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門前踱過來踱過去地等著, 直到八十五歲爺爺整理妥當, 兩個人再一起搭電梯下去。 幾次下來, 完整文章
文/黃育清 養老院附近,多是住宅,沿院前一條街道走出去,兩旁看不到一家商店,連一間便利小店也沒有。新近在離院不遠的地方,忽然出現一家餐舘, 門面濶綽, 裝潢不俗,我和老伴午後散步經過,大為驚奇,便順道進去參觀。 完整文章
徐嘉澤以「台灣同志情色小說第一把交椅」為期許,出版了《窺》、《他城紀》等好幾本小說,但我對徐嘉澤最初也最深的印象,是一篇散文〈有鬼〉」。 說散文,其實帶有小說筆法,這是文學獎比賽散文類常出現的技法,〈有鬼〉就是文學獎首獎作品,讀開頭幾行就感覺到了,因為熟悉的腔調,相當的力道以及某些主題。 但這樣不是不好,也無所謂好不好,只不過是一種現象。像這篇〈有鬼〉,就是我很喜歡的作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