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街日記》的餐桌上,每一道料理都是記憶

文/蕭菊貞 當母親要離去時, 大姊將奶奶十年前釀的梅酒和姊妹們今年釀的新酒交給母親, 那一刻母女間鎖死了十多年解不開的心結, 彷彿瞬間融化了,無須言語, 就以這瓶時間、記憶和對家人的愛所封存的梅酒,彼此相繫。 食物透過味覺、視覺、嗅覺、聽覺、觸覺的接觸,再加以情感的調味,總有幾道菜色是深植在我們的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