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念萱 世界上什麼千奇百怪的食物與烹調方式都有,但用水果做菜的加勒比海人、用辣椒煮巧克力的墨西哥人、用胡蘿蔔葉當主食的巴比倫人,怎麼也不會想到巴黎人竟然用胡椒做脆皮巧克力。 塞進嘴巴的瞬間,那神祕兮兮的家廚盯著人看,他就是要享受你的詫異表情,然後喜滋滋地說:「好吃吧!很神奇,對不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