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伯特.沃克;譯/鄭煥昇、黃作炎、洪慈敏 有位女性朋友最近從英國來拜訪我,我們開了瓶香檳,可是沒有喝完一整瓶。她建議我把香檳放入冰箱前,先把銀湯匙柄掛在瓶頸上,因為她在英國電視節目上看過這種做法。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隔天香檳的氣竟然沒跑掉,這到底是什麼原理?改用叉子可以有相同效果嗎? 完整文章
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