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欣 在人群中,我微微冒汗著,我們都一列一列排在樓梯口,像動物頻道裡大遷徙的牛犢即將要衝破柵欄,每人一身藍色素服,遠方有蒸便當的鹹膩味。我們照例說應該是清爽、乾淨,遠看像會散發著如同蒼翠平原的氣味吧?沒有,今日是動物的莽原,被窗口陽光曬著炙辣。 完整文章
整理/黃韻蓉、犁客 上班的時候有時得軟有時得硬,戀愛的時候有時得軟有時得硬,事實上,過日子的時候最要緊的就是知道幾時放軟、幾時強硬。該怎麼成為知道幾時該軟幾時該硬的大人?請看【硬漢相談室】馬欣X臥斧的開示! 馬欣:我覺得從事教育的大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要浪費孩子的時間,他去玩和看天空都可能比你講一堆八股的東西有用,因為孩子需要培養使用閒裕的能力。 完整文章
文/程小珍 寂寞讓你更快樂,我寂寞寂寞就好, 學會了生活能享受寂寞,可能是寂寞它考倒了我…………。你呢?你會怎麼,用人生為寂寞寫成歌? 「文字是會復活的灰燼,只是要用生命燃燒。」閱樂書店店長、主持人蔡瑞珊引用主講人馬欣《當代寂寞考》裡頭句子作為開場。這樣的氛圍,在今晚雨滴聲搭配著的書沙龍-第三場文學與音樂,就顯得更有味道,以電影、音樂輪番交替著,這個雨天,好像便沒這麼濕冷了。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我們往往能夠從生活的任何事物中,得到許多的啟發。其中,書籍、音樂與電影,應該是最能觸動人心的幾種媒介了吧!所有的創作人,都希望能夠藉由這些嘔心瀝血之作,傳達他們所要訴說的任何訊息。而我們這群接收者,能夠咀嚼多少東西進肚,便端看個人的領悟力了。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致 親愛的馬欣: 希望這樣其實俗套的開場稱呼不會有種硬是裝熟的肉麻兮兮。然而,我們卻又不盡然陌生。 雖然素不相識,但我們都熟悉寂寞。本來以為妳是在替寂寞作傳,豈料更近乎於一曲現代人類的輓歌。眼見人們敲響了喪鐘,妳恓惶於怎麼每個人還彷彿身在太平盛世的霧夢中般無動於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Radiohead唱〈Creep〉已經幾年了?同樣類型的歌後來這麼多人唱過,連林宥嘉都這樣唱,而且一唱成名,那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認為:怪胎這件事是恐怖的?」馬欣說,「所以我有種無聊的使命感,想要跟大家說:怪胎其實一點也不恐怖,因為這世界其實是不正常的,清醒的人會發現,這個世界的走向已經歪掉,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崩壞方式。」 完整文章
文/馬欣 在既定印象中,小丑是這世上唯一不被同情也合理的象徵,如同每個城市的下水溝,所有該往下流的,都不屬於該往上看的,於是我們都知道那下面可能有什麼。所有被我們以「進步」為名不要的,都是 Joker 的疆界,你每往前一步,都可想像身後有多大多深多遼闊的「棄守」,那擁有血盆大口的,原來並不是一個「人」。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遠看,這傻白戲子總微笑著,在頹圮莊園裡的黑暗曼舞,神族大勢將盡,唯一人獨覺──Loki,是陽剛的漫威電影難見的一抹抒情,他每一笑都是謝幕……相比雷神的被冷落,早在北歐神話的他,就開啟了諸神的黃昏大戰,原本就是個與時代殘影共舞的人,那身段美感有如歲月的無情,是雷神如何顯威也無法取代的景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08 年,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不但替超級英雄電影定下新的典範、揭示暑期檔商業電影有兼顧類型趣味及深沉內涵的可能,也讓在電影上映前幾個月猝亡的影星希斯‧萊傑(Heath Ledger),藉本片留下了他對反派角色「小丑」(Joker)經典的詮釋及演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