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二美 有一年,我在上海,加班後已經很晚,還好趕上了末班地鐵。車廂裏人不多,三三兩兩地分散坐著。我也找到一個位置坐下,看了一會手機裏的工作群匯總資訊。一陣睏意襲來,我靠著椅背想閉上眼睛瞇一會。低頭的一瞬間,我看到對面的長髮女生正在掩面哭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