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馬羅說幹話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剛認識馬羅那陣子,俺有時會搞不懂他在做什麼。 例如他穿得人模人樣整整齊齊地出門去接了個任務──某位年紀很大的老將軍,有兩個年輕女兒,各有各的漂亮模樣,各有各的惹禍本領。大女兒曾和一個私酒販子結婚,私酒販子常陪老將軍聊天,老將軍蠻喜歡這女婿,但他有天…

【讀者舉手】凶手更殘忍,但偵探已和紐約一起老了

文/nathalie.cheng原載於「Readmoo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利用了星期五跟星期六看完了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繁花將盡》(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星期天一天看完了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所以星期一有點憂鬱應該算是在可以理解的範圍之…

【硬漢相談室】劉霽X臥斧──能面對真實的脆弱,才能在關鍵時刻保持堅強

整理/劉維人 上班的時候有時得軟有時得硬,戀愛的時候有時得軟有時得硬,事實上,過日子的時候最要緊的就是知道幾時放軟、幾時強硬。該怎麼成為知道幾時該軟幾時該硬的大人?請看【硬漢相談室】劉霽X臥斧的開示! 2016年6月25日,社企聚落舉辦了「獨書論壇」。一人出版社社長劉霽,和新書《硬漢有時軟軟的》作者…

【冬陽一直推】他們掐你揍你,你仍能撐到他們認輸──馬羅,你為什麼可以這麼酷?

他相當窮,否則他不會是個偵探。 他是個寂寞的人,他的驕傲就是你把他當作值得驕傲的人看待。 ──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 「我身著一套粉藍色西裝,暗藍色襯衫,打領帶,胸袋上插著裝飾手帕,穿黑皮鞋,和帶有暗藍色繡花圖案的黑毛襪。我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刮過鬍髭,腦袋清醒,有沒有人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