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的聯繫更方便(有誰還記得要走幾條街才找得到公共電話的感覺?)、資訊連通更快速,然後我們都會發現,「別人」雖然好找,但也變得更不可理喻了──明明「他們」也看得到和我們一樣的資訊,但怎麼會相信那些蠢內容?「他們」不會覺得不合邏輯嗎?「他們」不會在轉傳之前多找一下其他資料嗎?「他們」問這些問題不會覺得自己沒腦子嗎? 可怕的是,相同的感觸相同的評價,也適用於他們眼中的「我們」。 完整文章
文/伊恩.塔特索爾、彼得.紐瓦羅蒙特;譯/孔令新 聖髑─珍貴的包皮 西元八百年 人們向來有種病態的好奇心,但很少比中世紀時更加明顯,當時的人瘋狂蒐集基督教殉道者的聖髑。基督教信仰自始便仰賴神蹟,隨著教會的勢力擴及西方世界後,人們愈發熱衷尋找恐怖的實體神蹟、遺跡以及施行神蹟之人的聖髑。世人有需求,那麼便會有人供給,基督教創業家(以及其他人,詳見第九章〈裹屍布學〉)皆明白這個基本道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