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克蕾兒‧芬德 這頭壯觀如大熊星座的龐然大黑熊左右搖擺頭部,咆哮震撼了阿帕拉契山徑。我一直認為牠是母熊,但其實我們也無法確定這一點。因為附近沒有類似的跡象,也沒有看見小熊。但我很清楚,就像我母親那樣,只要我們兩個小男孩在牠的視線範圍內,我們就是牠的方位。 牠意志堅決,一定要讓我們活下來。 前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