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翰蓁 採訪撰稿/李翠卿 醫學系大三的課很重,學生辛苦,老師的負擔也重。我在懷我女兒的時候,還是照常教大體解剖,一個星期有好幾天,得在實驗室站四到八個小時。不知道是不是在母腹中或襁褓中習慣了,我女兒長大以後,竟然覺得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福馬林味道「很香」,想來是在我身上聞多了,覺得這味道挺有親切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