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稿、看稿的編輯工作做了十幾年,心中一直有個不大不小的疑問,晚上睡不好,拿出來談談,順便求教先進──一句「引言」的結尾,應該是句號還是逗號? 這其中當然有點學問,但並不複雜。首先,既然一句話講完要使用句號,一句「直接引言」的結尾,當然也應該使用句號。例如: 康小安說:「一句直接引言的結尾,應該使用句號。」 完整文章
中華文化總會趕在馬總統卸任前推出的《中華語文大辭典》,全套兩巨冊,總頁數超過五千頁,實收詞條十萬一千餘條,是近年來台灣辭典界少數新編的案例,頗引人注目。 不過就網上發布的幾張內頁排版,卻讓我看了目瞪口呆,大呼不可思議。本來想拿到原書好好做個版面分析,不過全套定價新臺幣六千大洋,實在買不下手。只好就已披露的兩張內頁先做一點分析。 完整文章
經常看到許多長輩拿起一本書,忽然面露驚訝,脫口而出:「怎麼這樣處理,這不是編輯的基本功嗎?」 基本功就像單兵基本教練,不管你日後會不會當上將軍,統領著千軍萬馬,你仍然要有基本體能,立正有立正的樣子,敬禮有敬禮的風範,生活秩序簡單規律,那是一輩子帶在身上的行事風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