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子軒 什麼都不會做的人,才去教書;教書都教不好的,才教體育課。 (Those who can’t do, teach. And those who can’t teach, teach gym) ——伍迪.艾倫 (Woody Allen),《安妮霍爾》 (Annie Hall) 課綱微調牽動各個科目的生態,各學科紛紛加入搶課的行列,體育課當然不自外其中。但,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體育課?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喜歡武俠小說,」易思婷笑著說,「所以運動時常會想到武俠小說裡那些武功心法。」 綽號「小Po」的易思婷從小就是個會讀書、擅考試的女孩,高中念的是北一女、大學念的是臺大資訊系,還到美國常春藤名校賓州大學拿了博士學位。「我運動很差,就是很會念書;」易思婷回憶,「而且國內的體育教育時數不長,沒法子長期訓練、培養學生對單項特定運動的喜好。其實,體育課還常常被挪去上別的課咧。」 完整文章
文/小歐 《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作者 「就像我們平常去逛街時,先去買買東西,旁邊有間城隍廟就進去拜一下,然後繼續逛街,再遇到一間廟又進去拜一下……,遍路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很簡單的……」 志邦說今年暑假前,他的好友柏穎就是這樣和他介紹遍路的,那時他剛考上大學,覺得暑假漫長又無聊,遍路聽起來也沒有很難,於是就傻傻地與宗教青年柏穎結伴,踏上四國遍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