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萊諾拉.朱;譯/陳玫妏 「如果我不午睡,警察會把我帶走嗎?」某個週六雷尼下樓準備午睡時,他這樣問羅布。 「為什麼不午睡,警察就會來呢?」羅布一邊問,一邊幫他拉高棉被。但是雷尼沒有回答。 另一個慵懶的週末午後,羅布和我看到雷尼以小嬰兒的姿勢蜷縮在客廳地板上。「嬰兒雷尼」緊緊閉上眼睛,彷彿想藉此躲避某種鬼魅;幾秒後,他睜開眼睛窺探四周。他重複做了好幾次,最後我才明白:他在逃避偵測。 完整文章
文/鳳梨 Photo From wikipedia CC by Carlos Latuff 我很喜歡 U2,Bono 的歌聲帶有神奇的號召力,很多時候不聽完整張專輯無法中斷。就像隨意一個搖滾樂團,U2 早年的專輯比較生猛,我尤其喜歡〈Sunday Bloody Sunday〉。這首歌敘述的是愛爾蘭曾經發生過的「血腥星期天」事件。早年的演唱會,Bon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