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陳心怡 放下教學工作逾 20 年的白先勇,兩年前因老友一句「現在學生沒有耐性從頭到尾看《紅樓夢》了」,力邀他在台大開課講紅樓,油然升起一股使命感的白先勇於是點頭:「不看《紅樓夢》,那還了得?」台大這門《紅樓夢》人文講座,就在白先勇一回一回從頭帶讀下展開。 當時選課的人很快就爆滿,事隔兩年,在日前剛結束的 2016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