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Literature】經典的鬼魂——K卡夫卡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死亡與外星人的內心戲──與圖文創作者川貝母對談(二)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郭涵羚;作品提供/川貝母 ➨➨前期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把小事想到最極端就會出人意料──與圖文創作者川貝母對談(一) 川貝母常創造出一種類似睡著、關機、有如超現實的瀕死狀態,沒有故障(只是剛好拔掉插頭或關掉開關或被按了睡穴),飄飄的就像靈魂出竅神遊,這種放空…

葉慈筆下的愛爾蘭,是精靈與人類共存的世界:《凱爾特的薄暮》

文/群星編輯室 假如人們沒有符號和事件能借助表達感情,文學將會是什麼樣? 假如這世上沒有天堂和地獄、煉獄和仙境的存在,只有滿目瘡痍的人間,人們的情感該如何傳達? 假如沒有勇者敢將天堂與地獄、煉獄與仙境相提並論;或將獸頭安置於人身,將人之靈魂鎖進頑石中,那人們內心的種種情緒又將如何表達? ──葉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