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早早就讀奇幻小說的台灣讀者,可能從沒想過,「魔戒」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會紅到讓「奇幻」成為國內讀者熟悉的類型之一;一個從小接觸大量日本推理小說、主修日文、喜歡日本近現代文學家的女生,可能也從沒想過,自己後來會進一家以「奇幻」為名的出版社當編輯。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閱讀,是讀者從字裡行間,以視覺體驗作者的創作心思。 平面的文字,如果轉以其他呈現方式,則會帶來截然不同的感官體驗,也讓閱讀有更多可能、走入生活中的零碎時光。 譬如有聲書,除了解放讀者的雙手,更讓讀者能用聽覺、另一種感官體驗故事的魅力。 而相較於專業的說書配音,作家的親聲朗讀,帶給讀者的體驗更是獨樹一格。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國中時候喜歡讀奇幻,」江佩津說,「《魔戒》、《哈利波特》,那時流行的,還寫了同人文在網路上發表。」 倘若看過《壹週刊》簡短但充滿餘韻的人物專訪、看過臉書「佩妮吃透透」粉絲專頁的採訪影片,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人;倘若關心環境或社會議題,在網路、雜誌或書籍中讀過相關報導,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世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莫二十年前、新舊世紀交替之際,譯自國外的奇幻作品正在國內出版市場爆發熱力。 並不是說先前沒有翻譯的奇幻作品出版,只是沒有同樣的熱度──這兩部作品引發關注的原因,除了吸引人的內容之外,還與改編電影有關,它們一新一舊,正好代表兩種奇幻常見類型;新的作品是那時還沒完結的《哈利波特》,它是「從現實進入異世界」的奇幻類型,舊的作品是經典《魔戒》,它是「完全發生在架空世界」的奇幻類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小說主題,常與政治、性別議題,以及人類道德心智的成長有關。 聽到這樣的評語,你或許會認為這樣的作品不是很艱澀難讀,就是很無聊。總之應該「很硬」。 也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奇幻小說與托爾金的「魔戒」系列及C.S.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系列齊名,這位作家的科幻小說,與亞瑟.克拉克、艾西莫夫、海萊因等二十世紀科幻名家作品一樣重要。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現今的書市,「小說」是個麻煩的種類。 麻煩的原因之一:它不好介紹。有些讀者會覺得,你把故事的概梗都講完,那他也就知道那本小說是怎麼回事了,不需要再看──這當然是個錯誤認知。知道《西遊記》有一隻石猴會大鬧天宮,並不會減損讀到他真大鬧天宮時的爽快,知道《魔戒》最後總是要把至尊魔戒扔進末日火山才算數也不會讓遠征軍的冒險變得平淡。知道劇情和閱讀時的沉浸情緒其實是兩碼子事。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你知道很多關於書的事。你知道看書讓人快樂、讓人聰明、讓人更有同理心,有書的環境讓人數學變好。甚至,你可能也知道,閱讀能延緩阿茲海默症的發生。那麼,還有哪些關於書的fun facts是你可能不知道的呢? 1. 有一個單字專門用來形容對舊書氣味的熱愛:Bibliosomia 羅浮堡大學的講師、熱門文學推特的經營者、《愛書人的神奇旅行》的作者:奧立佛.泰爾(Oliver 完整文章
連假又連假之後,從閱讀榜完全可以看出大家連假時都在做什麼──是的,就像追劇一樣,連假時節,大家都在瘋狂地讀小說! 從《時光之輪》到山德森的任何大部頭系列(如果一時不確定應該讀哪一本山德森作品,我們很貼心地請山神親自為你推薦!)奇幻,超長青的瓊瑤阿姨愛恨糾纏,這幾年超夯的劉慈欣科幻大作,以及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恐怖經典,大家幾乎都是隨買隨讀、停不下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