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黛博拉・哈克妮斯;譯/張定綺 我耳畔傳來隱約的話聲,打破了圖書室裡慣有的靜默。 「你聽見了嗎?」我四下張望,對這奇怪的聲音感到困惑。 「什麼?」項恩從手抄本上抬起頭問。 書緣有少許金屑閃亮,吸引了我的視線。但幾點褪色的燙金不足以解釋那彷彿從書頁裡散出的淡淡霞光。我眨眨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