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鄭雅文 攝影/張界 長長的海岸公路上,陽光炙熱,海風颳得兇猛,一個年輕人背著背包,帶著招牌的黑框眼鏡,汗水浸濕T恤,一望無際的公路面前,雙腳已經走到快起水泡,但想著經過這個路燈,下一個目的地就在前方了。 他是盧廣仲,當兵一年,結束完一連串為期兩年的表演,終於有時間好好休息。一天他打開 Google 地圖,定位於臺北車站和母校臺南大甲國小,發現「只要」65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