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魯多.曼德斯 古巴從一九五八年開始就由共產主義獨裁統治,微弱的反對勢力分崩離析,毫無組織,對統治權力完全構不成威脅。當菲德爾把權力轉讓給弟弟的時候,邁阿密反對卡斯楚的流亡政府非常開心,認為轉移過程應該會十分短暫,專家們不是都表示勞爾年紀太大,絕對撐不了太久嗎?而且媒體還說他是一個「酒鬼,沒有能力統治國家」。 完整文章
文/魯多.曼德斯(Ludo Mendès) 自由言論在古巴的限制性,沒有人會冒險引起注意,觀光客雖然不太可能會被關進牢裡,但還是會被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度入境。監牢則是所有此地居民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古巴人常常對我說:「這裡什麼都不會變,根本就沒有未來。」 就跟「事情沒那麼容易」或者「我對政治不感興趣」一樣,是本島最常聽到的四五句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