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靖;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2017年以小說《獨舞》獲得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的李琴峰,去年於日本出版單行本後,再度投入翻譯工作,將原來以日文書寫而成的作品親自譯寫為中文,今年一月底於臺灣出版。此次她時隔兩年從日本返臺,為的就是帶著中文版本與讀者見面。 在語言的包覆裡剖露自己 完整文章
文/王楚蓁 「風景都是錯的,風景都是錯的,風景都是錯的。」──葉青 三月天,美東風雪不斷,收到她寄來的最後定稿,「我想我的詩比我的理性更了解我」,她嘆了氣:「這兒也是忽雲忽雨。」我感受天涯傳來的倦,千山萬水無人能不渝陪伴的倦。風景都是自己看的算,此刻的她,也許走得太遠。 不見 2010 年夏末我們在生態綠咖啡館為詩集首度定稿,彼時葉青的詩在 PTT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電影導演周美玲橫跨六個亞洲城市的「六城彩虹計畫」當中,預計完成六部電視電影,最先推出的作品是《偽婚男女》,由夢田文創與三映電影製作;IP延伸改編而成的舞台劇則由夢田文創與故事工廠共製。故事工廠導演黃致凱為何會想把《偽婚男女》搬上舞台?影視版已經播映過了,舞台劇的呈現會有什麼新意與挑戰?拉拉電影導演與直男舞台劇導演,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以下是兩位導演的精彩對話節錄。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獄中記》 王爾德,為愛痴狂的天才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完整文章
文/紀大偉 海明威一直是美國的男性氣概的典範。他的文字風格也深具威武男性的氣味:簡潔有力,剔除裝飾的修辭──因為正港的男子漢就是這樣,寡言而不矯作;在海明威筆下,只有女人和同性戀才會吱吱喳喳。 在他的半自傳小說《旭日又升》(The Sun Als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