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二毛 張愛玲文章寫的好早有定論,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的一波波「張熱」是明證,我不想再湊熱鬧。作為一個資深吃貨,我關心的是張愛玲文字間散發的陣陣飯香和一道道可口的小菜。 銷魂的舌之味 與其他作家相比,張愛玲的作品中寫吃的篇幅更多,也更細緻,有時候甚至會詳細的記敘菜的做法。單從這個細節看,我就願意引張才女為吃貨同類,再讀起她的文章,也多了幾分親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