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普立茲(Joe Pulizzi);譯╱陳敬淳 明白事理的人使自己適應世界,不可理喻的人想使世界適應自己。 因此所有的進步皆有賴於那些不可理喻之人。 ──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 二〇〇七年我從薪資七位數的出版業工作離職,接著開始創業。雖然我已經考慮辭職一段時間了,腦中也已經有想販售的產品,但這項產品卻無法在短期內準備完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