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猴死囝仔的英文怎麼翻譯?那些年台灣文學外譯的歷史

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打造台流不是單…

「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專訪吳念真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我的知識,是從生活來的」──龜先生、黃春明,與他從未過時的諷刺漫畫

文/犁客 「在家裡,我們很尊敬牠的,不會叫牠『王善壽』,」黃春明呵呵笑著,「我們都尊稱牠,『龜先生』。」 三十幾年前某夜,黃春明聽見門外有聲音,開門沒看見到什麼,關上門之後卻發現客廳裡多了隻烏龜。既然來了,就有緣份,這隻烏龜在黃春明家住了下來,每日有肉有菜,每年準時冬眠三個月,九零年代黃春明在《人間…

喝到最後,你會看到萬物的真相──文學家和酒吧

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

【關於《冬將軍來的夏天》】人老是身理狀態,而心理之老,來自於個人的選擇—甘耀明x何敬堯

文/何敬堯 死亡是生命終結,再怎樣完美與豐富的人生,面對離開此世仍心存遺憾,只是這遺憾或大或小,但若是留下愛的連結,生命會有更多溫度,這應該就是新生吧! ◎何敬堯(以下簡稱何) 何:在小說中,一開始藉由六歲小孩的疑問:「你們這些老人不死的方式?」,揭開了諸多對於「老者」的社會議題探討,例如各位「阿姨…

面對老後人生,照護者與被照護者都不該孤獨

文/林倖妃、攝影/王建棟 生活在城市的人群,總是寂寞, 但面對老後人生,照護者與被照護者都不該孤獨。 從日常共餐到人生最後的路,都該有社區照護系統支持──不單打獨鬥,更健康。 黃春明的太太林美音,一直十分嚮往日本照顧老人的模式。 「現在兒子住附近有個照應。但我們老了,總要考慮誰先走,如果最後只有我一…

【有沒有屍體都要推理】為了七分之六的緣故:談日常推理的社會性

文/曲辰 英國作家毛姆說過:「臥病在床時,陪你度過病榻時光的最佳讀物並非偉大的文學作品,而是推理小說。」推理世界無限遼闊,從一具屍體出發──密室、機關、敘述性詭計、本格推理、社會推理,隨著無數創作者推陳出新,推理的面貌更加多變。時值今日,「推理小說」不再只有謀殺及犯罪。故事不再由死人拉開序幕,謎團就…

漂流在書海的那些字

文/果子離 喜歡這則閱讀小故事:上海作家趙麗宏提到,文革時期他下鄉勞動,無書可看。村人對這位知識分子很好,想盡辦法把家中能夠找到的書,找來送他,從《紅樓夢》、《千家詩》、《唐詩三百首》到《福爾摩斯探案》,乃至於黃色小說,都有。最難忘的,是個寒夜,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太太,挪著三寸金蓮,走了二十分鐘的路,…

【影音專訪】藍祖蔚:「勤寫影評,為台灣觀點留下聲音,是最幸福的事。」

從記者入行、成為資深影評、更成為國內外電影獎項的評審,藍祖蔚一生與電影結緣,他的影評文字之所以能夠有足夠分量,完全來自他對自己評論工作的高度要求。除了打好基礎、大量吸收、訓練自己的眼光之外,他也希望能用自己的文字在網路世界替台灣觀點發聲。 初入行時有什麼訓練、評審幕後有哪些祕辛?且聽藍祖蔚一一道來。…

藍祖蔚:「我想在簡體中文資訊充斥的環境裡,留下具有臺灣觀點的電影評論。」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評論』不是對作品的最終審判,而是評論者提供給電影工作者及觀眾的一家之言。」藍祖蔚如此看待自己多年來的影評工作,「評論有時會像瞎子摸象,有的人摸到的像一條蛇,有的人摸到的像一道牆,但比較好的評論者會盡量從不同角度解讀作品,如此一來,他摸到的象,也就會更趨近於完整的面貌。」 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