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裡的人只能看見自己背面——專訪《我香港,我街道》編者鄧小樺

文/沐羽 從台北南下的高鐵,鄧小樺準備去參觀台南文學館的「追憶我城──香港文學年華」特展。此前數日,她在台北接受數個採訪,探訪台灣友好,又跟出版社開會,行程表排得密密麻麻是她的特色,就連到了台南,她也將會去拜訪黃崇凱。而在這恐怖的密集行程裡,她在高鐵上一邊吃早餐,一邊跟我討論《我香港,我街道》這本二…

馬家輝:顛倒過來讀金庸

文/馬家輝 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轉載 1. 黃碧雲的讀法 原來整整三十年前黃碧雲談過金庸作品。咳,應該說是罵,不是談。 她論《書劍恩仇錄》,說「陳家洛悲壯的『犧牲』兒女情亦是庸俗的『男兒』、『英雄』感性。也因為這段戀情的陳腔濫調,加上才子的文章,戀情使大眾很安心,成為佳話。因為現實從來沒有這樣…

人際關係開始虛無化,隨機暴力在城市蔓延開來⋯⋯

文/曲辰 因為死亡有溫柔小手,安慰生的各種創傷。 ——黃碧雲 運動場上,總是充滿不確定性,選手能掌握的部分少之又少,也因此,許多運動員都有著自己的一套儀式以維持身心安定(甚至有著祈禱的成分在內)。台灣職棒選手陳金鋒,在比賽前總會為自己倒好三杯茶擱著,長此復往,引來了記者的注意,好奇地問他這是不是什麼…

【馬家輝 × 李維菁】寫小說 與朦朧的慾望正面對決

撰文/駱亭伶、吳亭諺 攝影/張界聰企劃/小日子 場地提供/Kafemera 咖啡 寫了 20 多年散文與評論的馬家輝,最近出版了第一本小說《龍頭鳳尾》,描寫 1930 年代,黑幫堂口老大愛上英國情報官的一段香港江湖傳奇。而同樣曾為媒體人的作家李維菁,近年也選擇了以小說形式與讀者對話。寫小說是一種召喚…

【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芥蒂

心裡留下芥蒂,洗水果要留下蒂以及梗。葡萄需用剪刀剪,不能不留梗,怕有洞,沖水時讓細菌跑進去。所以梗要蓄著,又不能過長,太長了,會刺傷別顆果肉。這樣欲去還迎的,斷不乾淨,偏偏最乾淨,剪不斷,裡才不會亂。而延長香蕉保存期限的小秘訣則是在梗上包錫箔紙,梗留全了,人情留一線,香蕉臉色好看多了,日後好相見。說…

【elek之真是個顯而易見的圈套】猥瑣少女少男

黃崇凱的《黃色小說》,我讀到想哭。 不是吉田修一《路》那種技術嫻熟的煽情,不是乍讀《惡女力》、驚覺作者天真無邪人事懵懂一至於斯而憫然,而是終於有人寫出我從小旁觀異性戀男生諸般性事的感受——或許也寫進了當事族群的記憶後庭,徐徐揉撫他們敏感的 P 點。 此書第五章開頭引聖奧古斯丁(他的青春期可能也蠻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