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沐羽 從台北南下的高鐵,鄧小樺準備去參觀台南文學館的「追憶我城──香港文學年華」特展。此前數日,她在台北接受數個採訪,探訪台灣友好,又跟出版社開會,行程表排得密密麻麻是她的特色,就連到了台南,她也將會去拜訪黃崇凱。而在這恐怖的密集行程裡,她在高鐵上一邊吃早餐,一邊跟我討論《我香港,我街道》這本二月才剛出版的新書。 完整文章
文/曲辰 因為死亡有溫柔小手,安慰生的各種創傷。 ——黃碧雲 運動場上,總是充滿不確定性,選手能掌握的部分少之又少,也因此,許多運動員都有著自己的一套儀式以維持身心安定(甚至有著祈禱的成分在內)。台灣職棒選手陳金鋒,在比賽前總會為自己倒好三杯茶擱著,長此復往,引來了記者的注意,好奇地問他這是不是什麼特別的儀式。據說,陳金鋒這麼回答:「一次倒三杯比較快涼啦。」 完整文章
撰文/駱亭伶、吳亭諺 攝影/張界聰企劃/小日子 場地提供/Kafemera 咖啡 寫了 20 多年散文與評論的馬家輝,最近出版了第一本小說《龍頭鳳尾》,描寫 1930 年代,黑幫堂口老大愛上英國情報官的一段香港江湖傳奇。而同樣曾為媒體人的作家李維菁,近年也選擇了以小說形式與讀者對話。寫小說是一種召喚或回應,還是不得不的選擇,邀請兩位一起來聊聊小說創作的祕密。 完整文章
黃崇凱的《黃色小說》,我讀到想哭。 不是吉田修一《路》那種技術嫻熟的煽情,不是乍讀《惡女力》、驚覺作者天真無邪人事懵懂一至於斯而憫然,而是終於有人寫出我從小旁觀異性戀男生諸般性事的感受——或許也寫進了當事族群的記憶後庭,徐徐揉撫他們敏感的 P 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