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ish 第一眼看到書名馬上猜得到是關於復仇的故事,腦中瞬間浮現死了妻子的男人拿著散彈槍在路上徘徊的畫面,好像很恐怖,但旁邊在牽一隻狗突然就溫馨起來⋯⋯咳,好啦,有點錯棚,而且這個想像在開讀之後立刻煙消雲散。 因為開場是1930年代的英國鄉間,空氣整個就不一樣,更別提作者尼可拉斯.布雷克(Nicholas Blake)這名字,還是英國桂冠詩人塞西爾.戴—路易斯(Cecil 完整文章
如今,前行是地獄,後退也是地獄,除了真相再也沒有別的能拯救他。 不管真相有多殘酷,人們只有接受現實才能活下去。 ──杉下右京 前些日子舉辦的台北國際書展,在會場上偶遇許久不見的友人 N。 「新年快樂,猴年行大運!第一天來書展嗎?你覺得今年狀況如何?」 「走道好像比去年更寬一些了,也不會悶熱到要脫外套……電扶梯底下那個賣鬆餅的攤位是不是變大了啊?」 完整文章
「由黃昏的獅子到拂曉的少女,當沒有秒針的時鐘走到第 12 個字的時候,我將從發光的天空樓閣降臨,收下回憶之蛋。」 ──《名偵探柯南:世紀末的魔術師》怪盜基德的預告信 在某些推廣推理閱讀的公眾場合上,我會為了挑起聽者的好奇而稍稍加重口味,稱推理故事是一種「刻意挑起競爭對抗意識」的類型書寫。 二零~四零年代英美黃金時期(golden age)的大師艾勒里‧昆恩(Eller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