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被罵之後很興奮!?你可以這樣認識台灣文學!

合格的寫作者大多具備使用文字敘述的能力和技術,但能夠使用文字敘述的東西很多,不見得每個寫作者每種東西都寫得出來,能寫出繁複華麗小說的作者,不一定能寫出條理清楚的說明式文章;不過,也有少數寫作者什麼都能寫出一定水準,例如朱宥勳。 朱宥勳寫小說也寫非虛構的說明式論述,寫他對台灣各個領域的觀察及未來可能的…

【果子離群索書】給有志創作者的非八卦專業爆料

駱以軍甫獲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此項獎金高達一百零一萬元的文學大獎,有別以單篇作品匿名參賽的文學獎,它讓平時擔任評審的資深作家、評論家也有機會享有冠冕,性質類似於諾貝爾、吳三連等獎。 每一位作家,都從第一個字、第一篇、第一本開始,有的筆耕有成,有的中綴,有的勤寫不斷卻成績平平。但發出創作光采的,也不…

【創作者讀字母會】巴洛克式猜想

文/陳栢青 我最初的問題在於,為什麼是巴洛克? 讀將下來,《字母會B巴洛克》集中收錄的各篇以巴洛克為名,卻並不那麼直觀的巴洛克,或我們以為的巴洛克(但巴洛克到底是什麼?是不是人人內心都有一種巴洛克?)。而在卷首楊凱麟的解釋中,巴洛克「繼續越界與轉向,像是竄走於迷宮深處」、「塌陷、捲縮與收束在任一時刻…

【創作者讀字母會】獨身國──讀《字母會C獨身》時想到的二三事

文/林蔚昀 開始讀《字母會C獨身》,是在某一天的凌晨兩三點。夜深但不人靜,我一邊等電腦的系統更新,一邊做家事。 有一個月了吧,我常在深夜煮飯、洗碗、打掃。這樣,隔天的白日會過得有餘裕。有了餘裕,家庭生活就少點衝突、糾紛、眼淚和尖叫。 當然是要犧牲睡眠的。長久以來,我一天只睡四個小時,隨著工作愈來愈忙…

在字母的前沿⋯⋯

文/楊凱麟(字母會文學創作實驗策畫人) 曾經,思想與小說的兩次相遇像是盛大慶典般在臺灣文學史上噴吐著動人花火,第一次是存在主義與現代主義,七等生、王文興與詩壇眾星銘刻著一九七○年代的夜空;然後,我們盼到了解嚴,被稱為後現代理論的狂潮夾帶著艾可、馬奎斯、卡爾維諾等當代作者襲捲了所有人文心靈,校園裡一夕…

【評書青鳥】報社沒有記者、學生不識中文──從菲華報紙、菲華文學與教育重新認識菲律賓

美好的春夜,週末晚上搭著通往南勢角站的捷運,與熱鬧回家的人們肩並肩擠著,我想著:「每班列車都承載著回家的人,但他們回的是真正的家嗎?」 我們對菲律賓的移民一點也不陌生,左鄰右舍至少都會有一個,她們離鄉背景、在暗夜哭泣、被鄉愁撕裂、期盼著是否有天可以真的回家──這樣的同情想像其實是我們對於他國揮之不去…

迅速之詩──讀《雨》

文/朱天文 「無邊無際連綿的季風雨,水獺也許會再度化身為鯨。」 這是黃錦樹的句子。 句子從知識和想像的沃土裡長出來:「鯨魚的祖先是魚類上岸演化成哺乳類又重返大海者,牠的近親是水獺。」 衡諸同代人小說之中,錦樹小說寫得精采的地方,應該說,只有他有而別人沒有之處,是「變形記」。尤其自二○一二年以來,他著…

像信仰那樣牢固的劣行反覆出現,共同面對這些,我們都該有革命情感了吧?

文/黃錦樹 鄉愿,重男輕女,血緣和地緣關係仍主宰著社會關係,逢事關說(從小孩唸書,到立委的官司)。男女分手時把女友亂刀捅死,幾乎每週都會發生。頻繁的程度一如詐騙,幾乎可說是台灣特色了。一如台式民主,台式交通習慣,台式法院,台式過街老鼠總統。 貪污?台灣還抓得到,馬來西亞簡直就是國家分贓體制的一部分了…

【2016 專欄作家拜年趴!】祁立峰:我希望在新的一年對你們講真心話!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一定要作的就是修改好快要完成的青春小說(大家可以期待一下),還有趕快重拾學術研究吧。一定不要做的就是到處拜年,問別人「畢業了沒」、「結婚了沒」、「怎麼還沒交男(女)朋友」或被問(謎之聲:少騙人…

給「自己們」──一個青年學者的台灣小說的情感之旅

文/黃錦樹(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 這是(《學校不敢教的小說》)個有教學熱忱的青年學者寫給想像中的中學生看的,台灣小說入門書。 它的自序〈給不認識的自己〉清楚的道出,它預設的對象是哪些人。如果藉由書中談論的王詩琅的小說〈沒落〉中一個日據時代獨特的台式中文詞語來概括,那即是「自己們」。 全書還有一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