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寫不可,因為輿論和司法都太快關上討論的大門了。」──平路《黑水》新書發表會

文/犁客 「當年我決定不再接觸刑事方面的法律,是因為我無法確定:善惡之間的那條界線,真的可以那麼清楚嗎?」黃國昌說,「讀《黑水》的時候,讓我重新接續了大學時候的這個思考。」 平路取材自真實的社會案件、費時兩年撰寫、紙本版及電子版同時推出的新小說《黑水》,在 2015 年 12 月 10 日舉辦新書發…

【黑水・私觀點】她啟動了另一種寫作與閱讀的創意──廖玉蕙讀平路《黑水》

文/廖玉蕙(作家) 原刊載於廖玉蕙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在 2015 年即將告終之際,平路出了新書《黑水》,是為 2015 年的渾沌汙濁下註腳嗎? 這些日子來,東奔西跑的,好不容易得了兩日空檔,趕緊拿出來細細展閱。 平路一向膽大,但拿這宗未定案的殺人案件來當題材,堪稱膽大包天了。她試圖挑戰…

【黑水・私觀點】以其虛構之筆,寫出具女性視角的人性黑暗面──向陽讀平路《黑水》

文/向陽(詩人,北教大圖書館館長) 原刊載於暖暖向陽書房,已獲授權轉載 收到小說家平路寄來她的新著《黑水》。趁著晚上有空,一口氣讀完。這是一本精彩的小說,不只是因為小說鋪陳於媽媽嘴咖啡館的命案之上,更是因為平路以其虛構之筆,幽微地寫出了具有女性視角的人性黑暗面。 以現實社會題材入小說,易寫而難工,何…

【黑水・私觀點】這是一本女人一定會被感動,男人一定要看的小說──小野讀平路《黑水》

文/小野(作家) 原刊載於小野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我一直很喜歡平路的小說,從最早的《玉米田之死》,到《行道天涯》等。她看待事情往往有一種極犀利的角度,夾雜著對深層的文化傳統及正在發展中的社會現象,全都藏在一個好看的故事後面。 剛剛才在工作室拿到平路寄給我的最新作品《黑水》,迫不及待地看了…

【黑水・私觀點】要你去看那看不見卻無處不在的束縛──傅月庵讀平路《黑水》

文/傅月庵 原刊載於傅月庵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小說是「虛構」(fiction),虛構不盡然無中生有,追溯再追溯,幾乎都有些許根據,以是真真假假,索隱成一派,評論自此而出。小說遂轟轟烈烈,鬧熱滾滾了。 但既稱「虛構」,真實必僅能佔其中一部分,太多了,恐成一種侵犯,當有倫理爭議。 那,以「審…

【黑水・私觀點】讓讀者得到對身而為人的同情與理解,那才是小說的「真相」──陳映霞讀平路《黑水》

文/陳映霞 幾乎不敢相信,下午,隨手翻開剛買的平路的新書《黑水》,竟然停不下來,一直還想多看一頁、再多一章,然後,在初冬的夜幕拉開之前,我闔上書本的最末頁。對一個讀者來說,這本書至少帶來了一種打破慣性思考的新局,它引領我重新檢視自己早已安於舊習的思惟方式與人云亦云的制式反應,也對人性各種幽微的變化,…

【黑水・私觀點】人為何要殺人?人為何變成女人? ──陳栢青讀平路《黑水》

文/陳栢青 謀殺不只是畫下一個句點。他往往開啟一個問號: 「人為什麼殺死另一個人?」 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都想知道。一種好奇必然是來自於窺私探隱的渴望,追求官能或精神上的刺激,想目睹奇觀。但也有一種是,我想知道,人作為一種存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人為什麼殺死另一個人?」,那是對對於我們的精神面未及探…

【黑水・私觀點】可惜的是,她們都不是蛇蠍女──蔡宜文讀平路《黑水》

文/蔡宜文 期待驚悚的情節、驚異的轉折,最好她不是真兇,沒人料到的真兇原來躲在幕後。類型小說讓人養出奇情的口味,讀者期盼奇情的人生,儘管真實的人生不是那樣。 讀書會成員 在看這本書的時候,我想到最多的並不是媽媽嘴這個案子,而是東野圭吾的《白夜行》:一個被母親出賣給戀童癖男性的女孩,另一個則是這名戀童…

【黑水・私觀點】簡化的相反如果不是複雜──朱宥勳讀平路《黑水》

文/朱宥勳 若談到以小說創作回應社會議題、歷史題材,平路是絕對不可能被略過的作家。從〈玉米田之死〉、〈台灣奇蹟〉到《東方之東》,都扣住了某一面向台灣人的生存困境;而〈是誰殺了XXX〉、〈百齡箋〉、《行道天涯》和《何日君再來》等「名人」系列,更是透過小說重塑了人們對蔣經國、宋美齡、宋慶齡、鄧麗君等人的…

用女性的聲音反詰「事實真相」──邱貴芬讀平路《黑水》

文/邱貴芬(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特聘教授) 從 1983 年發表的〈玉米田之死〉到 2015 年的《黑水》,平路三十餘年來的創作每每貼近台灣社會的脈動。她的小說有幾個特色:擅於利用現實世界的事件或是知名人物的相關媒體報導與文獻,以小說與歷史共構來編織情節、也因此平路的小說有種獨特的穿梭於…